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卷 第565章 天价一刀
????柳淳觉得应该把朱高炽叫来,让他好好看看,暴饮暴食是个什么下场。他在医术一道,谈不上什么造诣,太医们都束手无策,柳淳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办法。

????“王爷,你看呢?”

????周王朱橚挠了挠头,为难道:“绞肠痧我的确治疗过,但是……”

????还没等他说完,那个哲朴就应该跪倒了,他激动到无以复加,用力磕头。

????“救命,一定要救救他!我,我愿意出和他一样高的一座金人,来换取他的性命,我愿意用世上最珍贵的宝贝,无论什么条件,我都答应!”

????嘭嘭嘭!

????没几下脑门都磕得肿了起来。

????朱橚是真的挺为难的,作为一个医者,他倒不在乎报酬多少,遇到了病痛,就忍不住想试试……“我去瞧瞧吧。”

????大约一刻钟,朱橚也晃着头出来了。

????“的确是绞肠痧,已经在右手刺血,毫无作用,又用了散痧汤加山豆根、茜草、金银花、丹参、山楂、莱菔子,还是没用。”

????朱橚茫然抬头,无奈道:“书上治理绞肠痧的办法差不多都用了,我看八成是没办法了。医者果然是只能治病,不能救命!谁让他没事吃那么多的,自己找的!”

????听到朱橚的话,哲朴直接昏了过去。

????柳淳无奈耸肩,于彦昭讲的没错,病了的家伙不像是哲朴的儿子,倒像是他的祖宗。如果没猜错,这家伙一定是哈烈国的重要人物!

????“王爷,他的症状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“这个吧……”朱橚迟疑道:“大凡得绞肠痧的,腹痛是最主要的症状,或如板硬,或如绳转,或如筋吊,或如锥刺,或如刀刮,痛极难忍。他这个是在右半腹部的下侧,并不像是积食所至……当下已经身体发热,神志不清,怕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了。”

????柳淳眉头紧皱,沉吟道:“王爷,真是右下腹?”

????“嗯!没错。”朱橚道:“莫非你知道怎么治?”

????柳淳道:“我大约能猜出来了,他应该是在暴饮暴食之后,引发了急性阑尾炎。”

????“阑尾炎?”

????“就是阑尾坏了,阑尾,你知道吧?”

????朱橚点头,“我开过腹部的。”

????“那就是了,如果能切开腹部,把阑尾切除,然后再缝合,估计就没事了。”

????“这么简单?”朱橚惊问。

????柳淳想揍他,“简单个屁,开腹是很危险的,而且切除之后,如何缝合,也非常麻烦,稍微不慎,就会感染。”

????朱橚认真想了想,“那感染之后呢?”

????“会死的!”柳淳觉得他是个白痴。

????朱橚突然一笑,“反正现在也活不了,还不如死马当活马医治呢!”

????这货说完,竟然真的跑到了太医堆里,跟这帮老家伙讨论起来,片刻之后,朱橚就换了衣服,弄了一大堆手术用的东西,兴匆匆跑进了病房,然后把门给关了起来。

????柳淳目瞪口呆,他哪里知道,看起来老实斯文的朱橚,骨子里竟然这么疯癫!那可是一条人命啊,你就该随便招呼?

????其实朱橚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发疯,他只是对医术上的事情感兴趣。

????柳淳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祈求奇迹出现。

????他在外面等了一会儿,那个哲朴幽幽钻醒,他老泪横流,放声大哭,“完了,完了!我会被扔到满是毒蛇的地窖里,野兽会撕碎我的身体,吞噬我的血肉……神啊,救救你的奴仆吧!”

????柳淳轻咳了一声,“先别着急,里面还在抢救。”

????“抢救?怎么抢救?”哲朴茫然道。

????“就是……”柳淳想跟他解释什么是手术,但转念一想,还是算了吧。

????“我也不清楚,还是等等看吧。”

????这一等,就是一个时辰,期间里面传出一阵欢呼,哲朴爬着要往里面去,结果被太医赶了出来,又等了一会儿,终于,朱橚从里面出来了,他额头上都是汗水,手里还拖着一个盘子,在盘子上有一截手指头大小的东西,呈现吓人的紫红色。

????“柳淳,你真说对了,就是这个小东西出了事情!”

????没等柳淳说话,哲朴就扑了上来。

????“什么,这是什么?”

????“这个啊?”朱橚笑道:“是病人的阑尾……就是一截肠子,不过是坏了的,我给切了下来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哲朴疯了!他一把抓起阑尾,瞪大眼睛看着,看着,仿佛要吞掉似的。下一秒,他放声哀嚎。

????“你们杀了殿下,杀了殿下!”他彻底疯了,“殿下啊,你太惨了,老奴会请求大汗给你报仇的。”

????他跪在地上痛哭哀嚎,其余的哈烈人也疯了似的,盯着他们。

????幸好柳淳是带着锦衣卫过来的,他们还不敢动手。

????朱橚丝毫没有觉察出事件的可怕,他一肚子气。

????“鬼叫什么,我可是给他治病啊!是为了救命!再说了,不就是个殿下吗,有什么了不起,我还是大明的宗人令呢!”

????他说完,瞧了瞧柳淳,不屑道:“他们敢威胁本王,回头派兵,把他们给灭了算了。”

????柳淳哭笑不得,你脑子清醒点好不,对方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啊!

????此刻柳淳也弄清楚了,原来这个人居然是哈烈的王子,那么说,他爹就是一代枭雄帖木儿了。

????这家伙怎么会跑到大明来了呢?

????原来帖木儿在崛起之初,他把目标放在了蒙古诸国身上,恰巧此时朱元璋建立大明,帖木儿是第一个派遣使者,向大明纳贡称臣的。

????看起来这家伙也明白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道理。

????随着帖木儿帝国建立起来,出现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,帖木儿又把目标放在了周围国家身上,并且野心勃勃,想要进攻大明。

????恰巧在这个时候,朱元璋在柳淳的建议下,推行了以官方为主的对外贸易,哈烈同样重视贸易,因此维持了和大明的关系,明里暗里,派遣了不少人前往大明,有的是使者,也有装成商人的。

????随着哲朴来的这位,就是帖木儿四子,名叫沙哈鲁。

????他因为出身高贵,受过良好的教育,因此对中原的文化典籍充满了兴趣,加上三哥的排挤,他倒大明,一是为了了解情况,一是为了避祸。

????只不过这家伙从茫茫黄沙出来,到了物产丰饶的大明。

????简直就像是掉进了米缸的耗子,胃口奇大,下面人也不敢管,吃来吃去,就吃出了问题,这就是过去的经过。

????朱橚还是不觉得哈烈有什么了不起。

????“我可提醒你,病人的情况依旧十分危险,你们要好好照顾,我会留下两位太医照看,并且记录病情变化。如果他死了,务必把大体留下,我要解剖。”

????说完之后,朱橚就跟柳淳道:“太累了,出去吃点东西,来碗羊杂汤,多放肠子,暖暖胃。”

????柳淳给了他一个超级大的白眼。

????“我现在很讨厌医生,尤其是不想跟医生吃饭,恶心!”

????朱橚满不在乎,“你现在嫌我恶心,等你有病了,就要求着我了。跟你这么说啊,当我打开他肚子的时候,那个兴奋啊!什么心肝脾胃,全都在我的眼前。别管他多高的身份,多大的权势,在我们医者面前,就是砧板上的肉,我是想怎么切,就怎么切!他的小命就捏在我的手里。”

????柳淳痛苦地抱着脑袋,或许他最大的错误,就是把朱橚领进了医学的大门。

????好在柳淳也不是怕事的人,不就是个哈烈的王子吗,哪怕是帖木儿来了,他也不在乎。活就活,死就死,听天由命吧!

????柳淳不在乎,可消息传出,朝野上下都疯了。

????什么?

????周王殿下施展了华佗神迹,把病人的肚子给切开了,还割了一段肠子!

????这消息越传越神,有的说朱橚看对方心坏了,把人心切下来,换个狼的,还有人说,是切下了肺子,换了狗的。

????又有人说,朱橚是华佗在世,能活死人,肉白骨,是天下第一的神医。

????相比起民间情绪沸腾,议论纷纷,朝堂上可惹恼了许多人。

????尤其是礼部和鸿胪寺,他们是负责和外藩打交道的衙门。

????这里面的官员比其他官员还是强的,他们知道哈烈的情况,也知道朱橚惹了多大的祸儿!

????“启奏陛下,哈烈王子沙哈鲁是自作自受,他死了,也怪不到大明的头上,可是周王殿下切了他的肠子,一旦沙哈鲁死了,势必已经两国交恶,甚至会爆发大战!”

????“没错,请陛下一定严惩周王,他这是把人命当成草芥,把国家大事当成儿戏,万万不能纵容。”吴中这一次又站了出来,他信心十足。

????朱棣皱着眉头,“五弟医术不错,救人也是情理之中。”

????“陛下,臣以为不然。开腹割肠,非比寻常,就算是华佗在世,也不敢随便胡来。周王殿下没有征得同意,就这么干了,实在是轻佻乖张,非常不恰当。”

????面对着一大群朝臣的指责,朱棣也不好袒护了。

????“去,把周王叫来。”

????不多时,朱橚晃晃悠悠来了,随着他一起来的还有柳淳。

????“哼,瞧你干的好事!你让朕如何是好?”

????朱橚满脸的不好意思,“陛下,臣也是没有料到,竟然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远远超出了臣的能力范围,还是让柳大人讲吧。”

????柳淳躬身道:“陛下,哈烈方面为了感激大明,决定每年增加100万匹丝绸的订单。周王殿下的一刀,可是很值钱啊!”

????顶点

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