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8章 宁府(八)
????老太太见宁折进来,便起身来拉他的手,一旁的郭嬷嬷眼力见极好立马来搀扶。老太太看着自己的孙儿已是人中龙凤眉眼具含笑意的说着:“许久不见折儿了,都瘦了,若不是你还惦记着让你的小未婚妻来陪着祖母,祖母只当你忘了我这个老太婆呢。”

????闻言宁折极快的瞟了一眼纤尘,不等纤尘回应便立即避开她的眼神,纤尘的表情只得尴尬的僵在脸上。众人听了皆是一惊,不想这颜小姐不显山不露水的便和老太太如此亲近了。

????“孙儿近日公务繁忙疏忽了,都是孙儿之过。”宁折扶着老太太坐下。

????“无妨,大好男儿就当建功立业。有纤尘陪着我也开心。”老太太对纤尘招招手示意她过去,纤尘便乖乖上前,老太太拉着她的手坐在另一边,对安平公主说道:“要我说你们夫妇二人也就这庄婚事定的好,就要选这样单纯好性子的做主母后宅才和睦。又有一样,不要总想着去结那权倾朝野或皇亲国戚的,宁家已繁盛如这般了,你们还想怎样?烈火烹油看着繁花似锦,却不知盛极必衰的道理。适可而止,知足常乐吧!”说罢老太太又瞅了瞅孟枝悦,孟枝悦依旧和煦若春风的微笑着。

????“母亲说的是。”安平公主恭敬的听着,嘴角微微的抽搐了几下。

????老太太又各自寒暄几句或是交代一番便将众人打发了出去,又命方才那眼睛弯弯的丫鬟领着九小姐去抄佛经,只留下宁折和纤尘二人说话。安平公主等人皮笑肉不笑的告辞出去不提。

????老太太拉着纤尘的说道:“孟小姐给你的香囊拿给我看看。”

????“老太太帮我看看也好,我正是个不懂香料的。”纤尘便将香囊打开凑上去。

????老太太用小匙取出一些凑到鼻尖轻轻嗅了嗅,又用指尖沾了一些缓缓的研磨几下,看了几眼。继而递给郭嬷嬷,郭嬷嬷也如是查看了一番道:“是鹅梨帐中香。沉香末一两,檀香末一钱,鹅梨十枚。右以鹅梨刻去瓤核,如瓮子状,入香末,仍将梨顶签盖。蒸三溜,去梨皮,研和令匀,久窨,可爇。”

????“郭嬷嬷见多识广,纤尘受教了。”

????“颜小姐过奖了。”郭嬷嬷被夸得有些不自在。

????“此香有安神之效,极为难得,是我老婆子小心眼了。”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,方才一番打量孟枝悦,竟在她秋水一般的双眼里看出了算计。转头又见宁折愣愣的一言不发便嗔怪道:“怎得呆头鹅一般,纤尘一个女儿家都不似你这般别扭。”

????宁折这才如梦初醒的说道:“方才父亲交代了一件十分棘手之事,孙儿才一时分神。”宁折从始至终都不曾给过纤尘一个眼光,一向大大咧咧的纤尘也察觉出了不对劲。

????老太太只当他记挂公事便也不多留,又闲聊了一阵便也打发他二人出门来。他二人并肩走在前面,丫鬟小子们跟在后面,纤尘见宁折闷闷不乐,又想着他对自己的好便关切的问道:“首辅大人交代的差事当真如此棘手?竟让你愁眉紧锁。”

????“是,非常棘手。”宁折叹息一口。

????“出使巴国,打破巴楚结盟你都做到了,还有何事难得到你?”

????“此事……”宁折猛然抬起头望着纤尘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颜玥,你是否信我?”

????纤尘想着过去点滴,宁折对她确实极好,便点了点头。

????“那好,我希望你记住,不管我做任何事都是为了维护你,你同我的父母亲一样,是我在这个世上最珍视的人。”宁折又用那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纤尘,只是今日更添了一份坚定。

????“你要做什么?与我有关?”

????“无事,总归你相信我,无论何事我都能处理好,我定会保你一生无忧,永远做那个率性真挚的颜玥。”

????纤尘不明白宁折为何说出如此肉麻的话,但心中还是一暖,回以肯定的眼神说道:“侯爷无所不能。只是……”

????“只是什么?”宁折听了这个转折心跳竟加快了半拍。

????“只是你不必给自己如此大的压力,我可以保护自己,也会坚守住自己的本心。”

????“嗯。我知道。”他一早便知道纤尘不是寻常弱女子,但她的不依附真的只是因为独立吗?又想起今日自己父亲的嘱托,宁折不禁有些暗自神伤。

????宁折将纤尘送到橘淮阁外便回去了。纤尘与蔷薇、小鱼儿三人打打闹闹推门而入,立即被一股香气吸引,放眼望去果然架子上多了一盆花,叶大花小,花瓣细长为淡黄色。花虽不起眼但味道浓烈芬芳,此刻整个屋子已经弥漫着淡淡的香味。纤尘便问门口的小丫鬟哪来的花,小丫鬟答道:“是孟小姐派人送来的,说府里每位小姐都有。”

????小丫鬟出去后蔷薇围着此花转了许久,豁然开朗道:“奴婢就说此花有些眼熟,原来去年萧家老夫人送了我们夫人一株,此花名叫依兰花,香味甚浓。”

????“依兰花……”纤尘抠着脑袋苦思冥想,为何觉得这名词如此熟悉,“鹅梨帐中香……”纤尘喃喃自语的将这两个名字不断的重复,可就是想不起来在何处听过。

????晚膳时分纤尘和孟枝悦都未去安若殿的花厅,安平公主十分担心她二人,刚要起身去询问,便听见一个婆子来报:“夫人,不好了,颜小姐把自己关在房里,房门紧锁,丫鬟在外头敲门也不应。”

????安平公主闻言并不慌乱,只道:“走,过去瞧瞧。颜小姐是府里的贵客,可不要出什么事才好。”说着便带了一群人往橘淮阁去了。

????到场一看只见橘淮阁乱作一团,宁落枳带着下人在小院外敲门,蔷薇也被关在外面,急得直掉眼泪,见安平公主来询问情况,都顾不得行礼便慌乱的答道:“方才还好好的,正说换了衣裳去用晚膳,小鱼儿伺候我家小姐更衣,结果半日都没有反应,里头又传出细细碎碎的声音,奴婢敲门无人应答,推门门也是从里拴住的,奴婢一时害怕便去禀报了宁小姐……”

????宁落枳对安平公主补充道:“我听了这丫头的禀报忙赶过来,确如她所言,品兰去敲门也无人回应,附耳一听,也有细微异动声。”

????“去找几个促使的婆子来,把门给我撞开。”安平公主吩咐道。

????不多时便来了七八个膀大腰肥的婆子齐齐向门撞去,门嘎吱嘎吱的响了几声,就“嘭”得一声被撞开,纤尘此刻衣衫不整的看见地上滚了一地的肉团子,被吓得花容失色。